沈雪哭着点头。

从那以后,沈雪再看到别人吃零食,她也只是看着,只是自己流口水,从来也没有抢过别人东西。

更别说偷了。

哥哥不让她偷。

如果偷,哥哥会打断她的腿。

她一路上再想这个事情。

这样想着,就这样默默的到家了,回到家便看到母亲瑟缩在床沿上。

“妈妈,妈妈你怎么了?”沈雪扑上去问道。

“雪雪,妈妈不能赚钱了,我们的小木屋没有了,妈妈不能给你买羽绒服了,你会冻着的。”母亲神经质的抱着沈雪,把沈雪勒的死紧。

沈雪被母亲勒疼了。

但她没动,也没反抗,没逃走。

她知道,母亲是关心她的,原本都已经好了的母亲,因为拆迁的因为小木屋没有了的原因,她又犯病了。

而且,家里的药就快没有了。

沈雪不想让母亲去精神病院,那样她不仅失去了爸爸,就连妈妈也失去了。

她不知道被妈妈抱了多久,就这样被妈妈抱着。

直到妈妈疲惫了,睡着了,沈雪才从妈妈怀里挣脱开。

她一言不发,悄悄的为妈妈盖好被子。

然后一个人悄默声的出去了。

她没有犹豫,没有回头,而是坐上了一辆公交车便去了爸爸所在的别墅。

爸爸住的别墅沈雪来过好几次,小的时候是妈妈带她来的,都是远远的看着,告诉沈雪:“这里住着的女人是勾走爸爸的狐狸精。”